第六百七十二章 以命相搏(1 / 2)

云烟神帝 风少依 5045 字 10天前

还没等云烟弄明白黄战这话是什么意思,孙正海的八方锤就将白寒剑整个人给震飞出去,好在他的身法修为不弱,借助广场周围竖立的旗杆才稳住了身形。

孙正海见状笑着说道。

“和我交手,你可不能分心。”

白寒剑一听心中惊愕,因为他刚才的确有些走神,可是从现在开始他不能再有任何失误,否则顷刻之间他就有可能命丧当场。

因此白寒剑从旗杆顶端一跃而下,并顺势以剑光尝试攻击孙正海的头顶上方,因为他发现八方锤沉重无比,而孙正海仅凭一根锁链很难将其自如地运用到垂直方向,这为白寒剑提供了可乘之机。

在被数道剑光逼退之后,孙正海意识到白寒剑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罩门所在,看来这个无名小辈的悟性很高。

所以孙正海立刻选择以守为攻,这使得白寒剑在短时间内无法找到突破口,如果继续这样耗下去显然对他极为不利。

于是,白寒剑转而使用心理战术,这可是他从云烟身上学来的战斗技巧,虽然其中的窍诀他并不理解,但是骂人这种事情他却很在行。

只听白寒剑忽然向孙正海问道。

“请问前辈的魂力灵像难道是乌龟吗?”

被他这么一问,孙正海有些不解地答道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一直缩在自己的龟壳里,这可有失你一派掌门的身份。”

孙正海这才反应过来,只见他目露凶光向白寒剑冷笑道。

“这么幼稚的激将法亏你想得出来,你以为老夫是三岁小孩,这么容易就上当受骗吗?”

“哈哈,晚辈不敢,只是在场的各位首领可都看着呢,你说他们会不会认为海山门位居六重天有些名不副实。”

孙正海一脸不屑地答道。

“你别白费心思了,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我根本就没用,不然我岂非枉活了这么大岁数。”

“原来前辈还知道你这么大岁数了,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前辈的天资有限,如今都快要入土的人了,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,竟想着将海山门变成别人的走狗,这可真是令人唏嘘。”

虽然孙正海非常清楚白寒剑这是故意引诱他转守为攻,从而找到自己的破绽,但是他身为一派掌门,又岂能忍受白寒剑这样一而再,再而三的侮辱。

所以孙正海忽然收回八方锤并说道。

“既然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,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。”

随着孙正海的话音落下,只见他重新提起八方锤并开始不断旋转,顷刻之间,八方锤的光影就已经笼罩了整个露天广场,原来这才是八方锤最强大的地方。

尽管孙正海仍然没有向白寒剑发起进攻,可是由八方锤所形成的巨大魂力威压,已经封锁了白寒剑的所有退路,这种进攻手段与之前蓝玥打败尹光正的方法如出一辙。

看到这种情景的和千落忍不住向云烟说道。

“白大哥现在已经危在旦夕,盟主还不打算叫停吗?”

听到这话之后,云烟心中还有些迟疑,这并非是他看不出白寒剑此刻的处境,而是因为白寒剑之前的那句话让他犹豫不决。

最终,云烟选择相信白寒剑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云烟向和千落答道。

“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时候,可以随时叫停,我相信你的判断。”

得到云烟的许可,和千落将目光转向场中几乎陷入绝境的白寒剑,只见她双拳紧握,但却始终没有开口。

而一旁的昆鹏这时不禁叹道。

“虽然我与他不和,可是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算一条汉子,所以这场比试无论输赢,我们之间多年来的种种恩怨从此一笔勾销。”

昆鹏的话让九州联盟众人更加明白一个现实,那就是白寒剑此刻的情况确实已经非常危险了,但是大家出于对他的信任,都还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,尤其是和千落,她现在有些六神无主,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。

就在这时,只见孙正海向前跨出一步,同时笼罩在广场上的重锤光影逐渐缩小到原来的一半,而白寒剑所受的魂力威压也瞬间增加了数倍之多,照这样下去不出十步,白寒剑必定凶多吉少。

可是正当和千落想要喊停的时候,却发现场中的白寒剑向她投来锐利的目光,显然这是白寒剑在阻止她叫停这场比试。

面对白寒剑如此坚决的态度,和千落忍不住低声自语道。

“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什么......”

然而,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,就连身在局中的孙正海都有些疑惑,白寒剑此时明明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为什么他的意志还是如此的坚定,莫非其中有诈?

不过以孙正海看来,白寒剑已经无路可逃,因为此刻八方锤的攻击屏障已经形成,就算是武道境巅峰的强者也不可能全身而退。

所以孙正海加快了脚步,他要在白寒剑到达忍耐极限之前,将这一切变得无可挽回,就像之前蓝玥的那一剑一样,这是他给黄战的交代。

可就在这时,身在重锤笼罩下的白寒剑忽然亮出另外一把长剑,并且直接刺向飞速旋转的八方锤。

“他这是在做什么?”

就连谢一鸣都感到百思不解,作为剑道强者,他深知长剑若想战胜重锤,必须要以轻盈和巧妙的剑招取胜,而白寒剑这种鲁莽的打法,只会让他陷入剑毁人亡的境地。

一旁的孟紫柔由于修为有限,她并没有像谢一鸣这样看出其中的关键,所以她随口说道。

“他可能是想跟孙掌门同归于尽吧。”

“可是那样又如何能够分出胜负?”

“那就要看谁先死了。”

孟紫柔的认知虽然有些浅薄,可是她的话却同时引起了黄战和云烟的警觉,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最清楚这场比试的结果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因此,黄战率先开口道。

“孙掌门小心有诈!”

而云烟紧随其后向白寒剑喊道。

“住手!”

可是还没等他们话音落下,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起,白寒剑手中的极品珍宝长剑被八方锤砸成两截,并顺势撞向白寒剑的胸口。

眼看着白寒剑就要命丧当场,可是他的另一把剑却像一条软鞭似地绕过铁锤,径直刺向孙正海的喉咙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黄战身影闪动,瞬间出现在场中,并以双指紧紧地夹住了已经刺入孙正海咽喉半寸有余的长剑。

云烟万万没有料到黄战居然不顾比试规则,强行干预两人交手,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白寒剑的身体已经被撞出了十丈开外,并重重地砸进了场外的石壁之中。

等到他们一众人将身受重伤的白寒剑从石壁凹槽中搀扶下来的时候,他口吐鲜血,整个胸腔都已经被八方锤给撞得凹陷下去,眼看着是无力回天了。

然而,他不顾众人阻拦,指着场中的黄战说道。

“如果没有你插手,他必定会先我而死,这一点在场的人皆可作证,就算是你也不能否认!”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